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

获取最新域名
快樂拷問



睜開眼,發現自己處在昏暗的房間裡



沒有窗戶,只有在天花板上設置的昏暗燈光照亮周圍。



「啊拉……醒了嗎?」



突然間,一個就像搞錯了場合一般幽靜的女性聲音傳了出來。



向聲音傳過來的方向看去,那裡站著一名女子。



長至肩部的整齊黑髮。



一直盯著的話仿佛會被吸進去的大眼睛。



戴著象徵著知性的眼鏡。



然後,她的胸口處別著——



「艾希恩王國的……是麼,我被抓捕了麼……」



他的祖國提菲雷特王國與鄰國艾希恩王國長期處在紛爭狀態中。



如果這裡是他的祖國的話,胸口別著提菲雷特王國的徽章的她不可能自由地行動。



於是他再次確認了自己的狀態。怎麼看自己都是全身赤裸,兩腕被手銬銬住垂直懸吊在天花板上。



恐怕這裡已經是艾希恩國的領土內了吧。



然後他很自然地理解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我……在被拷問麼?」



似乎對這個質問很滿意,那名女性笑了。



「不愧是宮殿侍衛呢,腦子轉的實在是太快了,嗯,接下來呢,你要為我國吐出重要的情報。可別告訴我什麼你作為王的近侍卻不知道王城有沒有隱藏通路哦。」



她一邊漫不經心地翻著手上像簡歷一樣的東西一邊這樣回答他。



恐怕那份簡歷記載著他的個人情報吧。



「啊啊,我確實知道通路。但是,我可不會輕易地說出來哦?像我這樣知道軍事機密的人都針對拷問進行過訓練,我有著經歷任何痛苦都不會吐露出秘密的絕對自信。」



他淡然地向少女笑了笑。



「原來如此。看上去是對承受疼痛有著相當的自信呢………『對疼痛』……」



少女特地強調了「疼痛」這個詞。



看這樣子,他心中產生了不安。



「難不成還有施予疼痛以外的拷問方法麼?從古至今拷問不當然都是對人體施以痛苦的方式不是嗎?」



少女壞壞地笑著,回答了他的質問。



「嗯,確實拷問就是給人體施加痛苦。但是……給予痛苦並不一定要直接地施加疼痛哦。」



面對好像有哪裡脫節的少女的回答,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少女發現他好像沒有理解,開始做出解釋。



「你知道人類的三大欲望麼?『食欲』『性欲』『睡眠欲』只要缺少其中任何一樣,人類就會因欲求不滿而陷入饑渴狀態。」



「原來如此……不給我食物,不讓我睡覺麼。但是憑這樣就想讓我招出秘密可是大錯特錯了!」



毫不介意他的大喊,少女把話說了下去。



「在這其中,你知道什麼是最根源的欲望麼?……是性欲啊。那是當然的呢。所有動物都是要繁衍後代的呢。所以說如果動搖『性欲』這部分的話,任何人都會簡單地墮落。超過承受能力的快感會成為人體的痛苦……這樣說的話能理解了吧?」



咚、咚。



就在這時,敲門的聲音傳來過來。



「啊,正好你的拷問官來了呢,請進。」



伴隨著應答,門慢慢地打開了。



「打擾了喲?」



進入房間的,是要比自己高得多的成熟女性。和少女不同,是僅僅看一眼就會戰慄的如惡魔般的妖豔容貌。胸部傲人地堅挺著,黑色的絲網內衣緊貼全身,外面披著一件血紅色的皮衣。居高臨下看著自己



「歡迎,今天的對手是這個人哦。拜託你了。」



「沒問題~沒問題~今天的人能撐到什麼時候呢?」



一邊這樣說著,拷問官像是在估值一般審視自己。



被這樣身材高大的性感女性注視著裸體,他不禁害羞著別過漲紅的臉,移開了實現。



「看什麼!快點開始那什麼拷問不久行了麼!」



「哼哼……我討厭性急的人喲,小弟弟?這可是接下來要好好愉悅我的肉棒,仔細觀察一下也沒錯吧。」



女性單手握住了他的陰莖。從不同的角度仔細觀察著。為了看到更細微的地方,女性將臉貼近過來,她的氣息輕輕地吹拂著他陰莖的表面。一點點地將快感輸送進來。



「哎呀呀?小弟弟,你的肉棒變硬了喲?僅僅是被看著就會興奮,你還真是變態呢。」



「不是……那是因為你的手和氣息碰到了……」



「嗯~僅僅是被觸摸了就會興奮……果然是變態啊。好高興!我最喜歡變態了~」



拷問官的手開始微弱地振動起來。



同時吹拂陰莖的氣息也慢慢增加。



「嗚…咕……」



儘管他拼命想讓陰莖冷靜下來,但是開始有了反應的陰莖沒有再次萎縮下去,不一會兒就完全勃起了。



「哈哈~小弟弟雖然是變態,肉棒卻還真是雄偉呢?雖然不算很長,但還蠻粗的,上面的青筋分佈和彎曲情況…這可是一級品呢~!」



「啊嗚嗚…不要……」



「啊啊……真棒呢~這根肉棒~」



拷問官像是為了確認陰莖的形況,反反復複地撫摸著。



她看著陰莖的表情,就像是發現獵物的母豹般嗜虐的表情。



「…我說……」



拷問官向站在身邊,看著兩人的眼鏡少女說話了。



「怎麼了?」



「拷問結束後,這個小弟弟能給我麼?」



「……嘛。沒問題吧。套出情報後這人就沒有價值了。」



聽到這裡,拷問官的表情變得明亮起來。



「太好了!那麼我可要打起精神認真地折磨他了~~」



拷問官伸入皮衣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噴霧器。



「這是……什麼?」



「嗚呼呼,這是我特製的潤滑液噴劑。把這個噴在肉棒上的話會變的特~~別黏糊糊的哦?在這種狀態下捋動的話會特別舒服的喲?」



拷問官在他的陰莖上噴上了噴劑。



「horahora……肉棒就要變的黏糊糊了哦?」



看上去,被噴霧劑噴到的地方濕嗒嗒的反射著奇怪的光。



「竿也好,青筋也好,連鈴口都黏糊糊的~」



拷問官不斷改變著陰莖的角度,均勻地將噴劑噴上去。沒過多就,他的陰莖就被潤滑液完全覆蓋了。



「小雞雞整體已經黏糊糊的了呢,那就進入下一個步驟吧。」



「啊……等等……哈嗚嗚~」



「嗚呼呼……小弟弟那下流地垂蕩著的蛋蛋也黏糊糊了呢~」



寒冷的空氣吹拂過來,他的睪丸一抽一抽地震動著。



「這裡也塗上吧?」



接下來是會陰部分。



像是被撫摸著,癢癢的快感在背脊上奔跑著。



就算注意不要出聲地忍耐著,嘴裡還是漏出了呻吟。



「嗚……那裡是……」



「呵呵……還真敏感呢,小弟弟?有被欺負的價值呢……那麼最後是這裡~」



「哈嗚~」



拷問官的手將他臀部的肉左右掰開,突然在他的菊花上噴上了噴劑。突如其來的感覺忍不住讓他的腰挺了一下,但這微笑的動作並沒有逃過拷問官的眼睛。



「啊咧?剛剛腰『嗶庫』地一下了吧?嗚呼呼,男人果然屁股是弱點呢。之後會好好玩弄這裡的喲?……好,完成了~」



拷問官這麼說的同時,一直持續著的噴霧器的聲音停下了。



「那麼拷問從現在開始了,小弟弟~就算你『已經不想射了!』這樣哭喊著,悶絕著,哀求著……我也會不停的讓你高潮的。呼呼……在精神被破壞之前早點說出秘密是為了你好哦?」



拷問官彎下腰,在他耳邊輕輕呢喃著。



那淫靡的表情忍不住讓他心跳了一下。



「哼、哼!別以為我會簡單地屈服於拷問!我是絕對不會說的!」



「這份逞強究竟能撐到什麼時候呢?那麼首先先溫柔地讓你……陶醉吧?」



拷問官的右手將他的龜頭包裹起來。就這樣像在研磨睪丸一般溫柔地撫摸著。



「嗚…潤滑液……黏糊糊的!」



「啊哈哈!吶,我光滑的手感覺如何?我修長的手來回撫摸揉捏龜頭的感覺舒服嗎?」



「啊啊啊啊……怎麼會……這麼……舒服!!」



「咕呼呼……還真是坦誠呢?不過沒關係嗎?現在就『啊嗯啊嗯』地苦悶的話之後會忍不住的喲?接下來會更加更加地讓你舒服的哦~吼啦~像這樣『噗嚕噗嚕』地抖動手的話……」



「啊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這樣細緻的揉搓的話……」



「呼呼……充分地折磨你,讓你變得更敏感~吼啦~捋動捋動捋動再捏緊捏緊捏緊~(ごしごしごしごしきゅっきゅっきゅっ今後我會儘量把象聲詞翻譯成動詞。)」



「快停下!!一直欺負那裡的話!!」



「哎~一直玩弄這裡還不夠嗎?真是欲求不滿呢,小弟弟?沒辦法呢,也玩弄玩弄其他的地方吧。」



「啊?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呼呼……我聽不見~」



左手抓住他的睪丸,施加絕妙的力道一收一放地按摩著。



兩個地方同時被責備,他的射精感越發高漲起來。。



「嗚……好熱!!下腹部好熱!!」



「啊呀呀~已經要被擠出來了嗎?我才只是在按摩而已哦?我還沒捋動陰莖哦?這樣就要射精了……是不是太早了呢?小弟弟?」



說歸說,拷問官還在責備的手沒有停下來。



「啊啊啊!!快住手!!手快停下來!!」



「啊啦啦……蛋蛋向上收緊了呢……真的忍不住了嗎?拿你沒辦法呢。本來打算再多按摩一會的…那就特別讓你射出一次吧!」



拷問官的右手從龜頭向莖杆移動,用緩慢的節奏地開始捋動起來



「啊啊嗚嗚!!不要……有什麼…爬上來了!!」



「對,就這樣,不可以忍耐哦?………hora、hora、hora(ほら、ほら、ほら)!!



「嗯嗯嗯!!!不要!!!要去了!!!」



噗咻噗咻噗咻



「啊哈哈哈,高潮了嗎?明明說不會屈服於拷問的,簡簡單單就射精了是怎麼回事呢?」



露出失神表情的他聽到這話恢復了神智,同時,因為對被拷問官為所欲為而感到羞恥,臉漲紅了。



「呼呼……臉變的好紅了呢~真可愛~……我會更加更加折磨你的!」



拷問官再次將手指伸向了龜頭。



「咕啊啊啊……現在……那裡是……」



「嗚呼呼,變得特別敏感了吧?自己去欺負變的敏感的龜頭是絕對不會去做的對吧?吼啦~怎麼樣?舒服吧?」



「啊啊啊嗚啊啊……」



拷問官每用手指撫摸龜頭一次,他的陰莖就會嗶庫嗶庫的跳動。



「啊哈~明明剛剛已經射出來過一次了,又一跳一跳了呢~」



「不對……才沒有……哈啊啊啊!!!」



「嗚哼~不可以這樣說謊哦?說謊的小寶寶要被我特別按摩把白色的東西尿出來~」



拷問官右手的大拇指摸到裡筋,像是在扣挖著用力研磨揉捏施加刺激。



「呼呼……能忍耐的話就忍耐給我看看啊?在漂亮大姐姐的面前漏出來什麼的,不覺得羞恥嗎?」



「啊啊啊……忍耐……我一定要忍住!」



「對對,忍耐,小弟弟~吼啦,就算是像這樣被中指和無名指夾住,上下摩擦包皮也好……」



「咕啊……啊啊啊啊!!!」



「像這樣用大拇指不斷揉捏變得敏感的裡筋也好……」



「啊嗚!啊啊啊嗚嗚!!」



「像這樣陰莖的血管被小拇指輕輕撥撩著也好……」



「嗚噫噫噫噫!!!」



「horahora~不好好忍耐的話又要被我榨出來了喲?不想這樣子吧?不是要好好保護王城的秘密嗎?」



「啊啊啊啊嗚嗚嗚!!」



拷問官的四根手指像觸手一般牢牢吸附纏繞啊在陰莖上,向其注入強烈的刺激。



「哼哼……忍耐汁已經黏糊糊的了呢?是不是又要高潮了呢?」



「嗚……早、早著呢…」



「對,就是這樣。連這點都忍受不了的話也太無聊了呢。不過……差不多該讓你射精了呢,小弟弟~」



少女用還沒使用的食指擠壓著鈴口周圍,劃著圈圈撫摸著。



「噫呀!!!這手指……怎麼會!!咕呀啊啊!!!」



「呼呼,因為之前的責備,前端變得特別敏感了吧?吼啦~轉轉轉~」



「咕!!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啊哈哈哈!!!怎麼了?已經忍不住了嗎?我只是用右手撫摸就要射了嗎?要射了嗎?絕對不會讓你忍住的哦!!」



拷問官四根手指開始蠕動起來,食指指腹貼住鈴口用力摩擦起來。儘管少年左右搖動頭部,拼命地抵抗快感,但還是順從著拷問官的言語,射精感漸漸爬了上來。



「啊啊……!嗚嗚嗚……啊啊啊!!!」



「哼哼……再怎麼掙紮都是沒有用的!這一下就解決了!」



少女的食指狠狠劃弄了一下鈴口。



「啊……已經……不行了!!!」



噗咻!!噗咻噗咻!!!



「嗚哇~盡情地放出了呢~明明已經射第二次了,好厲害的量~」



「嗚嗚……可惡……」



「嗚呼呼~肉棒也已經完全放鬆了呢……那麼,前戲就到此為止,接下來就進入正題吧~!」



「不…不要…」



「不~行~還是說,願意把王城的秘密說出來了嗎?」



「這……這個麼……」



「那就不住手~沒關係,感到痛苦的話隨時隨地都可以說出來哦~」



拷問官用力握緊少年的陰莖。



「你…要幹什麼…」



「明擺著的嘛,高速手交啊?用手捋動小弟弟那被潤滑液、忍耐汁、精液弄得黏糊糊的肉棒哦?」



「怎……怎麼這樣……」



「庫庫~接下來就是射精地獄了喲?為了盡可能不瘋掉而努力吧~」



「不要……快住手……」



「不、要~那麼,要上了喲~」



拷問官的開始用手以猛烈的速度捋動少年的陰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啊啊啊嗚嗚嗚!!!!!!」



「呼呼,剛剛被按摩過的敏感雞雞被這樣激烈地手交感覺很難受吧?」



「好難受!!!!!好難受啊啊啊啊!!!!!」



「horahora,莖杆也好、裡筋也好、龜頭也好、鈴口也好……全部都在被摩擦喲?伴隨著咕啾咕啾的聲音,把你的雞雞折磨得亂七八糟吧。



「哈啊啊啊啊啊啊嗯!!!!!饒……饒了我吧!!!!」



「那,肯說了嗎?城裡的秘密肯說出來了嗎?」



「不要!!只有這點我絕不!!!!!」



「吼哦~那就讓你更加更加痛苦吧!!!!」



拷問官的手的速度完全沒有減弱。



就好像在直接撥撩著快感神經一樣,強烈的快感襲擊著少年。



「啊哈~我手中的肉棒在一跳一跳的顫動哦?想射了嗎?要高潮了嗎?要被猛烈的速度的手交著,發出女孩子一樣的聲音,『嗶嗶』地射出精液嗎?」



「不要……射出來了……」



噗咻~~~~!!噗咻噗咻!!!!~~~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再捋動了哦哦!!!!!」



但是,就算是射精途中,拷問官的手淫也沒有有停下來。



強硬地打亂射精的節奏,讓少年走向更強烈的新的絕頂。



「horahora!就算精液已經射出來了,高潮還是能做到的吧?被我捋動正在射精變得敏感的肉棒,再高潮一次!!」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已經射過了……又有什麼……要出來了!!!嗚呀啊啊!!!!!」



「就是這樣!!就這樣被我擠出精液來吧!!!!!horahorahora!!!!!(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ほら!!!)」



「嗚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嗚嗚嗚啊啊!!!」



噗咻!噗咻!!噗嚕嚕嚕!



「還沒完哦!!!給我繼續射精!!直到小弟弟的抵抗心和全部精液都射光為止,我會一直讓你高潮的!!!!」



「不……不要!!!!!!」



然而拷問官的手還在捋動陰莖。



而且這次用上手腕的力氣,變化著速度節奏捋動著。



「像這樣變化著節奏的話,刺激變的難以忍受還能射出更多了吧~我會讓小弟弟的雞雞射到射不出來為止的~」



「不要啊啊啊!!!我已經不想再射精了啊啊啊!!!」



「才只射出了四回而已,還早著呢!而且就算精液射不出來了,高潮還是能做到的,你就放心吧!」



拷問官將手掌覆蓋住龜頭部分,快速擦拭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一聲慘叫,少年失去了意識。



「哎呀……暈過去了呢……嘛,不過沒關係,馬上就叫你起來哦~」



拷問官把從天花板垂下的手銬解開,用連在牆上的手銬再次將他固定。少年被擺出了彎下腰,屁股抬高的羞恥姿勢,雙腿被固定住完全無法動彈。



「那就差不多讓你起來了呢……嘿!」



拷問官吐出妖豔的舌尖,突然刺入了少年肛門的深處!



「咿呀呀!!!!」



「早上好~小弟弟~好久沒有人能忍耐到暈厥過去的呢!所以說……這次為了讓你不暈過去,絕對不會讓你射精的喲~!」



話音未落,猛烈速度的手交再次開始了。



但是,和剛才不同的是,只有龜頭沒有給予快感。



「呼呼,只責備這裡的話男人們是無法射精的喲~你就好好享受痛苦吧~!」



「不要啊啊啊啊!!!已經夠了!!!」



「捏住你的蛋蛋~」



「嗯~噫噫噫!!!?」



拷問官用力握住睪丸,向下拉扯。



快感被微妙的疼痛妨礙,少年無法將自己沈浸入快樂之中。



「像這樣~然後這樣……要舔你的肛門咯?」



「噢噢噢噢噢!!!!那裡……要變的奇怪了!!!」



「變得奇怪也沒關係喲?小弟弟~吼啦,像這樣舌頭一刺一刺地舔舐的話……」



「啊嗚、嗚……啊啊啊啊嗚嗚!!!」



被不斷襲來的各種各樣的折磨玩弄著,少年無法抑制自己的呻吟。



「吼~啦,接下來這樣咕啾咕啾地捏著龜頭的話……」



拷問官右手包覆著龜頭,施加著微弱的震動像揉搓一般摩擦著。



「不要!!!!!」



「舌頭在肛門裡咕哩咕哩地旋轉~」



舌頭突然向更裡面深入,像是在品嘗一般舔舐這腸壁。



「咿呀~!!」



「吶,小弟弟?從剛才起忍耐汁就像尿尿一樣不停地流出來了喲?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噫呀……不要嗚嗚嗚!!!!!」



「啊哈哈哈~回答不出來嗎?那我來告訴你哦!小弟弟的雞雞再說:」我已經投降了!讓我射精吧!『小弟弟又怎麼樣呢?想高潮嗎?想』嗶嗶『地發射精液嗎?「



「噫……想……窩像射!!!!!!」



「呼呼呼……你想說什麼我都聽不明白呢,因為聽不清楚就更多更多地折磨你吧~!」



拷問官正在捋動的手進一步加速了。



同時深入肛門的舌頭開始舔舐著前列腺施加刺激。



「噫……我想……射……我射!!!!」



「忍耐對身體不好喲?只要稍微說出點城裡的秘密,就讓你舒服~地高潮哦?但是不想說的話就沒辦法了呢~我會讓你更加更加快樂的~」



「咿呀……說……所以我說!!!!」



「誒~聽不見喲?你有說什麼嗎?」



「我會說的啊啊啊啊!!!」



「啊哈哈~你想說什麼呢?小弟弟?」



每當少年想要說出屈服的話,拷問官的舌頭就會在肛門裡轉圈圈。



少年陷入了連投降都做不到的狀態。



「我素!!!!噫噫噫!!!!!啊啊啊啊嗚嗚!!!!!」



「吼啦吼啦,加油~還差一點就能說出來了喲~哈哈~」



「不……不要……啊啊啊嗚嗚嗚!!!!!」



「庫庫庫……吼啦,小弟弟的忍耐液流得地上到處都是呢。但是已經流了那麼多忍耐液卻還是不肯說……是麼……想要盡可能長地被我調教呢~那我就只好回應小弟弟的期待了呢。」



「不要!!!射精!!!!讓我射精!!!!!」



「呼呼,嗯,想要射精的話應該說什麼呢?吼啦~尿道口撓癢癢~」



「臘(那)裡不行!!!!要變奇怪了!!!我要變得奇怪了~~~!!!」



「那就變奇怪吧~不願說出城裡秘密的小弟弟我也不需要呢~」



「怎麼會……!!」



「吼啦~……這次就讓你屁股上的洞也發狂吧~這裡也和雞雞一樣舒服吧?」



「素……我素!!!素!!所以!!!!!不要!!!!!!」



「哎~你這樣想說什麼都不明白呢?咕咕~像這這樣擠壓前列腺的話~」



「城裡的秘密噫噫噫!!!!」



「城裡的什麼?菊花,舔來舔去~~」



「嗯啊啊啊!!!秘密!城裡的秘密!!!!」



「城裡的秘密?城裡的秘密怎麼了嗎?嗚呼呼……像這樣慢慢地把舌頭從肛門裡拔出來的話~~」



「嗚嗚!!快出去!!!快從屁股裡出來!!!!」



「啊哈哈哈~怎麼了?不是有什麼要說的嗎?小弟弟~~」



拷問官責備的攻勢毫不放緩,不允許少年說出任何話。



「啊嗚嗚嗚!!!咕!!!!嗯……哈嗯嗯嗯~~~!已經受不了了~~!!」



「啊哈哈,怎麼了?小弟弟在哭嗎?被大姐姐狠狠地焦慮折磨著,眼淚撲嗖撲嗖地掉……不覺得羞恥麼?」



「噫!!!!!啊咕!!!啊啊啊啊啊啊!!!!」



「咕嘶~」



突然間,拷問官的折磨停了下來。



「小弟弟,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喲?有想說的話的話,現在就說清楚,不說的話……就這樣讓你無法射精,發狂而死哦?」



「說!!我說!!!城裡的秘道也好其他什麼也好,我全部都說!!!所以求求你!!!讓我射精!!!!」



少年大聲地哭喊著。準確地說,這是本能的嘶吼吧。



「啊哈哈哈哈~完全墮落了呢~好吧,那麼……就讓你射精吧~~」



拷問官的右手握住了一跳一跳持續痙攣著的陰莖。



「吼啦~!給我射~~!」



只是輕輕地一次擦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啊啊啊啊啊啊……」



噗咻!!!!噗咻噗咻!!!!!!噗咻咻咻!!!!!!!



「嗚哇~好厲害的氣勢呢~……讓你全部射出來~」



「啊啊……啊、停不、下來!!!」



拷問官的舌頭深入肛門,配合著射精的節奏捋動著陰莖。



「這是什麼……睪丸被……收緊了!!!!」



「吼啦……再給我射啊!小弟弟的濃厚的精子全部都給我吐出來!!」



「啊啊……又射了……又射了……好舒服……」



少年的陰莖的脈動持續了兩分鐘。



然後,體力超過極限的少年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數天后蘇醒的他由於拷問的影響精神完全崩壞了。



但艾希恩想要的情報已經全部從他的嘴裡拔出來了。



已經沒有用處的他被擔任拷問的大姐姐作為奴隸帶回家了。



「吼啦吼啦!!給我用更棒的聲音悲鳴啊!後面的洞被假陽具挖掘著不是很舒服嗎?」



「嗯啊啊啊……舒服……好舒服……!」



「一邊刺激著前列腺,一邊玩弄你的前面~這裡鈴口敏感的地方,充分地咕啾咕啾~地玩弄~」



「不要……不要……不要欺負那邊的口……!!」



噗咻~噗咻噗咻……!!



「吼啦吼啦,玩弄還在射精的尿道口的話會怎麼樣呢?」



「啊嗯~怎麼這樣~手指……在扣弄著!!」



「屁股最深處被旋轉著責備,這樣還能忍耐嗎?」



「嗯哦哦……咕嗚嗚嗚……」



「啊哈哈~腰部在一震一震地顫抖著哦?怎麼了?忍耐不住了嗎?又要輸給我了嗎?高潮了?前後小穴被同時侵犯著射出精液嗎?要射了嗎?射了嗎?ほら、ほら、ほらぁ!!」



「啊啊啊啊啊!!要射了……」



噗咻!!噗咻噗咻噗咻……



「呼呼……射出好多呢~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這樣說著,大姐姐從少年的肛門裡拔出了假陽具。



「不……不要……」



但是,他的屁股收緊,不讓假陽具離開。



「更多!!給我更多!!!我還沒事的…我還能射出更多!!所以……」



他開始自己渴求著假陽具。



「嗚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又要去了……」



大姐姐一邊歎息著,轉身將少年的腰固定住。



「真那你沒辦法呢,小弟弟?今天也玩弄你到最後吧。」



「啊啊啊啊啊……」



大姐姐再次開始了活塞運動。



磅、磅地肌膚與肌膚之間撞擊交合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