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

获取最新域名
风啸九天



却说当年陈家洛率红花会诸雄豹隐大漠一时之间,江湖上群雄四起,更有不少江湖宵小假红花会之名行无耻之事。

这日,刚接任武当派掌门之位的陆菲青坐在大厅上接待一个客人,这客人正是陈家洛的贴身书僮心砚。

“心砚小弟,咱们都是自己人,此次前来,陈总舵主有何吩咐,你但说无妨。”陆菲青客气的对心砚说。

“不敢,总舵主此番叫我来,主要是为了有人在江南犯下灭门血案,听说有人嫁祸红花会。弟子此行便是为此而来。顺路前来探望前辈。”

“哦,我也听说了此事,竟有人敢如此大胆,我前日已叫钟楚雄去查此案了。”钟楚雄出身武当,是陆菲青的记名弟子。

“弟子此来还有一目的,就是有人在福建犯下一系列采花案,还明目张胆的在墙上写着弟子的名字。真是岂有此理!”心砚气愤得脸上发红。

“要不要我派些弟子与你同去,路上也好有些伴。”陆菲青有些担心心砚一个人。

“劳烦前辈了,弟子此来是打个前站,文四爷和卫九爷也要来。今日特来拜见前辈,弟子就此告别。”心砚说完深深鞠一下躬。

第一章

江南的金陵正是莺飞草长,一派生机。官道上一骑风尘,来者正是红花会的心砚,胯下骑的是向骆冰借来的大宛名驹,心里头想的是笑靥如花的文四嫂,想她如火的身材和令人丢魂的笑声。心砚不禁想起临来时的那个晚上。

那晚,夜黑风高。心砚如往常一样半夜里起来如厕,只见得西厢房透出一些光亮。心砚心想:这大半夜了,四嫂在干什么?四爷又不在。于是他一个箭步就溜在西厢房的窗下,要知心砚的轻功乃得自天池怪侠袁士霄亲传,里面的人根本就听不到。

心砚探头一看,乖乖,原来是骆冰在洗澡。但见骆冰坐在澡桶里,一头黑油油的长发披在胸前,隐隐约约的见到胸前一对椒乳,骆冰一边用毛巾擦拭全身,小嘴儿一边哼着小曲,双手不时的在乳房上揉动,有时小手还伸到下面,只见水波翻涌,心砚不禁色心大动,想入非非。

突然骆冰站了起来,但见她的下身修长,阴阜突起,中间一道蓬门,乱草丛生。他正想再看下去,却听见有脚步声响,只好掩步退了下来。

心砚正在马上想入非非时,只听得一道冷冷的声音:“红花会的采花英雄,金陵捕快徐天放在此恭候多时了。”说话的人一脸虬髯,双目炯炯。

“咦,你怎么会识得我?”心砚奇怪了,因为他甚少步入中原,中原武林少有人识。

徐天放“哼”的一声道:“我正识得你这无耻之徒,阁下还记得七日前在金陵曹府犯下的血案吗?”

心砚大怒道:“你凭什么就一口咬定是我犯下的案,难道是你亲眼看见的?”

徐天放双眼发出异样的光芒,叫道:“正是我亲眼所见,小子!你仗着红花会人多势众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今日徐某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把你扣下,亮招吧。”说完徐天放一个半弓步,双手一亮,蓄势以待。

心砚怒从心头起,就势从马上腾身而起,在半空中已是一招“鹰击长空”,双脚连踢,一环紧扣一环。就在这一会他手脚间已是九九八十一般变化,中含天池怪侠和无尘道长的无上绝招。

徐天放识得厉害,翻身倒纵,轻轻的避过,双手作势做半圆状,一招“如封似闭”全部封住了心砚的厉害后着。

“你到底是谁?你是太极门下的吗?”心砚大惊,对方显是内家高手,小小的金陵府六扇门怎会有如此高手?

就在心砚惊魂未定时,两边树上跳下许多人来,一道大网就此罩住了他,他刚要挣扎,胸口一阵麻痒,已是被点住了穴道,徐天放嘿了一声:“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呆会让你尝尝咱们六扇门的各路绝招。”

金陵府衙捕快房几道冷水浇在心砚头上,他不禁打个激灵醒了过来。此前他已经连受十几道配刑了,每一次他都是痛不欲生。他的屁眼已被烫红的铁棒搅得不成样子了,在死去活来之间他最想的是:怎么兄弟们都还不来?再不来我可要受不了了。

第二章

甘肃,红花会兰州分舵。

骆冰从厨房吩咐温药后,回到内屋换衣服。每天她都要亲自下厨做好总舵主的熬药工作,陈家洛六年前在大漠古城功力不足却强练“庖丁解牛”,落下了后疾,他师父袁士霄给他开了个补身的药方。

本来这是仆人应该做的,但骆冰主动要求来做,一来想补偿当年总舵主舍命相救文泰来之情,二来私下里也颇想亲近这温儒英俊的少年舵主。文泰来最近几年因为专注练功,于房事渐渐显得淡了。而骆冰方当盛年,正是虎狼之身,俗语说得好:饱暖思淫欲。这当儿分舵再无旁人,骆冰对镜自怜,只觉顾盼间依然是明艳照人,光彩夺目。

于是她就回厨房端药到陈家洛的住处,陈家洛独住在东南处的一个大厢房,因他喜清静,此时他正一个人在看书。

“总舵主,该歇会儿了,过来把药吃了吧。”骆冰关切的看着这俊俏的总舵主。

陈家洛抬起头来,但见一张美艳的脸在自己的面前灿烂如花,心中不禁微微一动,忙站起身来,道:“有劳四嫂了。”说完一口就把药喝光了,“四嫂这边坐。”陈家洛将刚才自己坐的椅子让给骆冰。

其实他们虽然认识多年,但象现在这样单独在一块却从不曾有过。骆冰哎的一声,就坐在桌边看着陈家洛刚才看的书,说:“总舵主真是文武双全,还认得这许多书,你四嫂可是大字不识几个。”

“四嫂谦虚了。”陈家洛把药喝完后感觉有些异样。“四嫂也不用这么客气,就叫我家洛好了。”

“可以吗?要不我叫你大兄弟。”骆冰笑着对陈家洛说,一双美目盯着他,眼神有些飘忽。说着站起身来,突然身子一软,陈家洛忙上前扶持,骆冰啊的一声倒在他的怀里,他不禁心头一热,将骆冰抱起放在书桌上,把头一埋用双唇吮咂着骆冰,并把舌头伸进去一阵搅弄,骆冰的香舌也是上下翻飞,不时将香津暗送。

陈家洛只觉骆冰口中清香怡人温柔滑润。二人猛亲一阵,陈家洛伸手把骆冰裤带解开,褪了下去,只见得她粉臀肥美丰腴,大腿内侧毛发丛生,篷门洞开,他在上面着力揉搓,只觉得阵阵阴水自阴穴里溢出。

骆冰阴穴一阵收缩,遍身骚痒,急忙伸手抓住陈家洛的直挺挺的阴茎,陈家洛把她的双腿驾在自己的肩上,双手抱住骆冰的腰猛一用力,把阴茎深深插入了骆冰的阴穴里。骆冰只觉阴穴内滚烫一片,花心痛痒难忍,好似要碎裂一般,口内淫声大起,道:“兄弟,顶死你四嫂了,快快用力。不要停,把我这浪穴捣碎了,以解姐姐心头之痒。”

陈家洛一边大力插着她,一边哼着道:“看来四哥没把你这荡妇干够,今天瞧我把你干死。”听着她的淫声,陈家洛只觉得那湿热绷紧的阴壁紧紧把自己的大阴茎裹在里面,每次抽顶都是一阵的快美,心头兴奋之极,猛一挺身,就把一股湿热的精液悉数射入了骆冰的浪穴里。骆冰只觉阴中一热,头晕目眩,心中又是一阵畅美。

二人云雨完毕。陈家洛才清醒过来,但见四嫂玉体横陈,下身一片狼籍,不禁大叫一声:“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很显然,刚才他是吃了迷药了,要不然以他的定力不可能做出这种不伦之事的。骆冰好一阵才醒过来,见陈家洛痛不欲生,急忙上前去安抚他,说:“大兄弟,你不要这样,四嫂没事的,何况是四嫂愿意的。”陈家洛痛苦的望着骆冰,只觉得心头一阵茫然。

第三章

且说奔雷手文泰来与九命锦豹子卫春华接奉总舵主陈家洛之命,急赴江南接应心砚,这日他们正兼程赶至湖北穆家集。

“四哥,咱们先在这歇会打尖,再行如何?”卫春华满脸风尘,汗流浃背。

“好罢,先喝杯茶歇会。”看得出文泰来还不想停下,可见情势危急。

茶馆的茶博士上前招呼着,不一会就端上两杯热乎乎的茶上来。卫春华忙一口就干掉了。文泰来刚想喝,突然感觉有些不对,马上站起身来,但见四条身影迅捷无比的已是猛扑过来。

文泰来大吼一声,抓起长凳椅抡个圆,双腿连环将桌椅尽数踢向来敌。跟着只见卫春华已是摇摇欲坠,显然是中了毒了。

文泰来冷冷的看着那四人,道:“长白四鹰也算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怎么今儿个也干起偷鸡摸狗的事来?”

一个瘦削身材的尖脸汉子呸了声:“这可不是我们下的蒙汗药,枉你们行走江湖如是之久,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瞧不出来?”那四人哈哈大笑,“你们现在是朝廷钦犯,我等奉刑部张进大人之命前来拿你,今日多说无益,姓文的,你也是汉子,我们也不来难为你,跟我们走一趟如何?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