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

获取最新域名
射雕包惜弱



却说那金国六王子完颜洪烈在临安牛家村中了丘处机一箭,幸得包惜弱相救,见了她娇柔秀丽的容貌,竟是念念不能去心,于是以金银贿赂了段天德,要他带兵夜袭牛家村,自己却假装侠义,于包惜弱危难之中出手相救包惜弱家破人亡,举目无亲,只道丈夫已死,只得随完颜洪烈北来,禁不住他低声下气,出尽了水磨功夫,无可奈何之下,终于嫁了给他。



包惜弱在遭遇大变之前,已有身孕,在王府内做了几个月的王妃后,腹部更是渐渐隆起,渐渐开始深居简出,平时不轻易离开自己那间屋子。



这日,府中一片喧哗,到处是抓刺客的喊声,包惜弱正在房内惶惶,忽然见一黑衣人破门而入,不由一怔,惊恐不已。



包惜弱坐在床上,恐惧的看着黑衣刺客,眼神忽而与他对上,顿感一阵恍惚,身体轻飘飘的,也不知过去多久,只记得,恍惚过后,那刺客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匕首横在自己颈处。



包惜弱眼中坚毅之色一闪而过,却并未寻死,只是缓缓将自身衣物除下,斜视着刺客冷声道「来吧,我怀孕了,不过你不用因此留手」「王妃,本人只为在此躲避片刻,并无侵犯之意」刺客乍闻包惜弱惊人之举,略有茫然,连忙拒绝,并道出自己来意。



包惜弱心下颇有些愠怒,这人怎么能这样,破门而入者强奸美女,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居然不对自己这么做,是看不起自己的容貌?还是觉得自己怀孕了的缘故?包惜弱生气的想了想。对自己容貌颇有信心的她,自然认为是自己怀孕了的缘故怀孕又怎么了,又不是不能那个,包惜弱不忿的想着。



「不要啰嗦,快点完成快点滚开,身为王妃,我岂能受你这小贼的怜悯」包惜弱气愤的说着,恼怒之下,饱满的胸口也微微起伏,煞是诱人。



「呃,王妃,在下此前并未做过类似之事,至今仍是童男之身,此次真的没有这般意思,请王妃不要误会……唔,王妃你,如此何意?」刺客诚恳的解释着,却被愤怒的包惜弱抓住他的双手,按在包惜弱肚子上。



「哼,我不过是怀孕几月,竟然如此为人所弃。童男又如何?你纵为童男也不可如此辱我!」包惜弱恨声道,将刺客双手按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缓缓抚摸着「嗯……你摸摸看,我这刚怀孕没几月,肚子并不算太大,完全可以的,而且,其它部位还没有问题啊」



说着,包惜弱牵引着的刺客双手,分别上下游走到自己的胸前和胯下,身体微微扭动,以便刺客感觉自己身体的美好。



「王……王妃,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刺客吞吞吐吐的说着。



「只是什么!?」包惜弱此时心中气极,屈辱悲愤之感大盛,连这般小贼都看不起我,作为破门而入的强人,居然对女主人完全无视,这岂不是最大的侮辱么,包惜弱气得几乎要掉眼泪,只能暗自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让这个羞辱自己的小贼看了笑话。



「在下心慕古之侠盗风范,劫富济贫,同时怎么能为难女人呢」刺客好像是找到了合适的理由,面上神色轻松下来。



「哼,就你?还侠盗呢」包惜弱逮住机会狠狠打击道,虽然想法没能实现,口里依然不饶人。「我看你是童男没经验,怕闹了笑话,嗯,就是这样,看起来你连怎么强奸女人都不会,所以才这么畏畏缩缩的」「你……」刺客也被包惜弱的话呛的不清,心中一发狠,双手伸向包惜弱的胸口,但是却颤颤巍巍的停在了接近胸口的地方,没有按下去。



「嗯,还是没有胆色呢,作为一个被害者,我做到了应该做的,作为施暴者,你这次非常不合格呢」包惜弱嗤笑一声,挑衅般的将胸口向前挺了一挺,双峰尖处隐隐接触到了刺客的手心。



「哼,不过是没有经验而已,谁不是这么过来的,你天生就会强奸女人?」刺客在包惜弱的挑衅下,不再犹豫,双手扣住已经送到手里的一对柔软,狠狠的揉捏着。



「嗯,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包惜弱感觉着胸口传来的快感,愉悦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她的神经。更让她感到愉快的是,心中那种得到尊重的满足感。对方的行为,虽然是在侵犯自己,但是他这么做了,说明他把自己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而不是像刚才一样,总让包惜弱感觉到被人怜悯。



「虽然有些丢脸,不过还是要问你一句,接下来要怎么做?」刺客略有些羞涩,不过没有经验的他自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包惜弱大大方方的平躺在刺客的面前,双腿伸出架在刺客两边肩头,冷哼一声「你来吧,请尽快在我身上得到满足,然后离开,我一会还要休息呢」包惜弱进入了状态,找回了自信的她,变回了那个遭遇侵犯的王妃。



「唔……王妃,你身材真好看」刺客呆呆的看了半晌,却只蹦出来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让包惜弱嗤笑之余,也颇为无奈。



「嗯……」包惜弱想了一会,开始引导刺客。「你向前一些,呃,好大啊」包惜弱这才看到刺客胯下之物,不由心中一震,比亡夫杨铁心的还要大一半,至于完颜洪烈……包惜弱下意识的没有拿来比较。



「嗯,就是这样了,你按住这里使劲,挺腰将这……这棒子送进去即可」包惜弱引导着刺客的肉棒来到自己小穴口,又让刺客按住自己小腹,开始抽插。



「啊~真的好大呢」虽然早已有所准备,可是当刺客插入之后,包惜弱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她从未体验过阴道这般完全填满的感觉,从前丈夫所达不到的一些地方,统统被肉棒摩擦着。更让包惜弱心悸的是,这根肉棒还有一段没有进去,包惜弱看着并不打算停止的刺客,忽然想到,难道他还要继续插?再插进的话……包惜弱想着,连忙惊呼「不要在进去了……啊~」刺客没有理会包惜弱的话,狠狠的抽插着,二人身体不断碰撞,好在啪啪的声音被外面嘈杂的喊声掩盖。



这刺客方才捅到阴道尽头,龟头撞在柔软的花心上,感觉着包惜弱阴道全方位的挤压,快感如潮水一般不断涌至。看着自己还有一部分露在外面的肉棒,刺客有些贪心不足的继续顶了几下,兴奋的发现花心居然略有松动之迹。刺客积蓄力量,猛地一顶,龟头挤开了包惜弱的子宫口,将肉棒连根没入的同时也将整个龟头送入了包惜弱子宫内。感觉到和之前略有不同的刺激感,刺客初次经历,毫无防备之下当即射出,精流第一次占领了包惜弱的子宫内。



「呃……」被刺客在体内射出的包惜弱,在不断的刺激下双眼也有些翻白,无神的看着屋顶,身体不断抽搐着,子宫口却死死卡住刺客的龟头不放它出去。



过了一会,缓过劲来的包惜弱缓缓扭动着身体,阴道也不断挤压着刺客的肉棒。刺客射出后,本来略有几分软意的肉棒,在刺激下再次充血膨胀,刺客也低吼一声,继续抽插起来。



「啊~淫贼,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包惜弱双腿盘在刺客腰间,迎合着抽插,嘴上依旧骂着。



「唔,王妃下面夹的好爽呢」刺客低声呢喃着,并不会什么技巧的他,只是依着本能不断肏干着身下的美娇娘。



又抽插了数百下,刺客听着外面喊声接近,不由加速了动作,在包惜弱的娇喘声中再次捅入子宫射出精液。得到了满足的刺客提起裤子,不再理会包惜弱,径直翻出窗子离开了这里。



「王妃,您这里没事吧」门外有搜查的卫士探问,不过摄于地位原因,并不敢破门而入。



「没……没有」包惜弱吃力的起身,收拾着一片狼藉的床铺,下身不断有渗出的液体。虽然这次被刺客『强奸』了,不过包惜弱并没有多少不快,毕竟顺利完成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是么?



……



自从那个刺客走后,包惜弱的生活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是有一个家丁闯入了她的生活。



包惜弱虽然现在对这名叫做吴澈的家丁无比满意,但在最初一段时间,她可是看他很不顺眼的。



原先看这个吴澈虽然长相俊秀,可是面容几乎和那夜的刺客完全一样,所以颇令包惜弱不喜。还记得有一天,包惜弱看见吴澈居然直瞪着自己,生气之余,为了折辱吴澈,她便将他一个大男人调去做丫鬟的工作,替换了自己的贴身丫鬟。



每天看着吴澈老老实实的服侍自己,包惜弱心中非常满意,虽然让一个男人去洗自己的贴身衣物显得有些怪异,不过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啊。至于衣物上经常粘着一些白色粘稠液体,包惜弱从来没有在意过。



只是包惜弱对于吴澈的讨厌却没有因此减少,有一次如厕,包惜弱突发奇想,想要继续折辱吴澈,干脆将他唤来,令他为自己清理干净下身。



吴澈简单的用温水擦洗了一遍,随后告诉包惜弱,他有些特别的擦洗方法。



包惜弱本来不打算理他,只是在他真诚的眼神之下,最终还是同意让他用一根棒子插入自己下身进行擦洗,最后还注入了一些清洁液。不过那个过程很是舒服呢。



而且这家伙还令我出丑呢!包惜弱忿忿的想着。



那天,吴澈向她提出,为什么不采用更好的洗衣物方法,包惜弱一时没想到,在吴澈的提醒下,才想起来将衣物穿在身上洗最方便省事。



包惜弱暗自懊恼不已,这么好的方法居然被自己忘了,以至于在这个家丁面前出丑。虽然包惜弱很讨厌吴澈,但是还是决定采用这个好办法。



包惜弱一直没想明白,自己的衣物为什么脏的那么快,几乎每天都要洗一次,直到后来,洗衣和洗澡的时间合并到一起了,由吴澈为包惜弱洗完衣物后再为她脱下继续洗澡。



是什么时候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的呢?包惜弱努力的回想着。



记得那天去后院散心,怀孕已有五个月的包惜弱,为了安全起见,只能由她的贴身丫鬟吴澈搀扶着散步。或许是由于方便使力的原因,不一会吴澈已经将包惜弱搂在怀中,二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后院走去。虽然姿势有些暧昧,不过,贴身丫鬟,贴在身上不是很正常的么?包惜弱想着,没有在意贴在自己身上的吴澈。



和往常散心一样,包惜弱在吴澈的搀扶下来到了水池边,看着里面的小鱼,包惜弱忍不住想要逗弄一下。



包惜弱蹲下身来,向前探出手,想要挑逗一下一只红褐色的小鱼,不想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直挺挺的向池中栽去,包惜弱眼前一黑,就此失去了意识。



包惜弱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竟躺在一间小屋里,吴澈就睡在自己身边。



包惜弱从吴澈口中得知,在她落水后,吴澈也跳了进去想要救她,心中不由大为感动,想自己如此对待吴澈,他却依旧对自己这么好。而且据他所说,后来二人被水流冲走,到了这个地方,还是他背着自己找到了住处,二人才得以容身。



包惜弱的衣物全部湿透,正在屋外晾着,吴澈的也好不过哪去,所以现在二人全部缩在床上,盖在一床被子里。包惜弱趴在床上,感觉到在自己股沟里滑来滑去的火热棍状物,以及压在自己背上的吴澈,却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贴身丫鬟,贴在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么?



包惜弱股沟中被肉棒不断摩擦,渐渐身体也有了感觉,在完全进入状态前,包惜弱终于想起了一个问题,他们怎么回去呢?包惜弱转头想要问出这个问题,却碰到了吴澈的脸上,吴澈顺势吻住了她的小嘴,品味片刻后,才放过了她。令她欣慰的是,吴澈有了回家的详细计划,明天就可以启程回家。正在包惜弱兴奋的时候,吴澈却给她破了一盆冷水。



吴澈告诉包惜弱,她怀有身孕,却落水长时间受凉,如果不立即采取安胎措施,就有可能流产。包惜弱不禁大惊失色,这孩子可是她亡夫杨铁心的遗腹子,自己唯一的念想,可不能就此夭折,连忙哀声恳求吴澈,询问安胎措施。吴澈欣然应允。



吴澈胸有成竹般的表情使包惜弱心安了几分,任由他将自己身体翻过来,仰躺在床上。吴澈分开包惜弱双腿,龟头找到了早已泥泞的阴户,噗嗤一声挤了进去,不断抽插着。



包惜弱怀孕之后性欲大增,正自空虚时节,得肉棒插入,心中大慰。只是总觉得这种感觉好熟悉,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哪里遇到过。



吴澈的肉棒不住冲击着包惜弱柔软的花心,包惜弱满足的轻吟着,身体绷得紧紧的,迎接着吴澈每一次重重的插入。



吴澈抽插一会,似乎感觉这个姿势不过瘾,将包惜弱扶了起来,坐在自己身上上下浮动着,下身吞吐着自己的肉棒。包惜弱受肚子重力影响,身体有些前倾,吴澈伸出双手托住包惜弱一双美乳,支撑起她的身子,下身也持续挺动着。



包惜弱在吴澈的抽插下,被快感冲击的忘乎所以,一次次奋力抬起下身后重重的坐下,将肉棒纳入自己体内。渐渐的,包惜弱开始适应了吴澈的节奏,能够更好的配合他的抽插,有了些游刃有余的感觉。



看着被自己坐在身下的吴澈,包惜弱忽然童心一起,加快了下坐的速度,快速交合数下,然后骤然降速,缓慢的压了下去。时快时慢的挑逗着吴澈,吴澈也不甘任由包惜弱挑衅,轻舒猿臂,揽住包惜弱肩膀,紧紧抱住包惜弱的娇躯,翻过身压在身下,龟头挤进子宫射出了精液。在不断注入子宫的灼热液体冲击下,包惜弱也被带上了高潮,同样抱住吴澈体会着如潮的快感,二人以这个姿势持续了好一会,才慢慢反应过来,不舍的分开。



包惜弱毕竟是怀孕之身,落水时略有伤到元气,再加上衣服已经阵亡,暂时不能下得床去。如吴澈所说,安胎措施需要连做七七四十九天才能起效果。包惜弱虽然有些不解,不过为了孩子,还是要做下去的,而且……而且做时还那么舒服,就像,就像在做那事一般,甚至比和丈夫做还要舒服。包惜弱羞涩的想着,隐隐有些期待。



自此,包惜弱双脚就没有沾过地面,吴澈在时,二人大多时间都在激烈的交合,睡觉时下身都是连在一起的,当吴澈出门,包惜弱也只能在家等候着吴澈回来。由于身体原因,包惜弱暂时不能够自理,即使如厕这般事情,亦是由吴澈像给小孩把尿一般把着包惜弱完成的。当然,完事后少不得用吴澈的肉棒来帮包惜弱清理一下下体。



包惜弱开始时还有些不太习惯,有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依旧自己来做。直过了十多天后,已经不再别扭。生活也开始简单了起来,几乎退化如一个充气娃娃一般,所有事都由吴澈代为处理,躺在床上身体任由吴澈摆弄,只是在安胎措施时才恢复主动起来,力求得到更多快感。



不需要思考,不需要做事情的生活是单调快速的,包惜弱还没享受足够,在吴澈的提醒下,已经意识到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包惜弱跪伏在床上,承受着身后吴澈的抽插,心中虽然很期待回到府中,却对现在的生活颇为留恋。在她将自己的想法与吴澈说出后,吴澈的话令她安心下来。



在结束了49天的安胎后,吴澈和包惜弱回到了府中。失踪多日的王妃回归,王府上下一篇喜气洋洋,热闹之后,似乎一切归为平静,又回到了当初未发生此时的生活。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包惜弱的肚子渐渐增大,平静的生活有时也令人乏味,不过,精彩似乎又要开始。



「搜刺客!」听着屋外面的喊声,包惜弱不禁想起了上回的事情,顿时惊恐不已。不安的躺在床上,祈祷这贼不要进自己这间小屋。但是天不遂人愿,只听「砰」的一声,大门被人踹开。



「搜……小人该死,惊扰了王妃」进来的卫士一句话未说完,看见了坐在床上的包惜弱,连忙告罪。



「你……」包惜弱正想怒骂这名不长眼的侍卫,正要开口,突然发现这名侍卫的眼睛很好看,嗯,就像吴澈一样。包惜弱不禁有些心软,似乎想起了什么,好像本来就是自己的不对啊……



包惜弱回过神后,看见卫士要离开房间,连忙喝问「你既来搜查刺客,为何离开!」



「不敢冒犯王妃」卫士恭恭敬敬的回道。



「看你生的还算周整,怎的如此糊涂」包惜弱气恼不已,「搜查刺客这般重要之事,岂能因为身份地位耽搁!」



「我……」卫士支支吾吾的说着,还未说完,就被包惜弱打断。



「作为王府的卫士,你必须对我这里进行搜查,作为王府的一份子,我也会努力配合你!」包惜弱大义凛然的说道。「别在那里耽搁,速速过来搜查」「这……」卫士磨磨蹭蹭的走到包惜弱床前,看着包惜弱不知所措。



「如何搜查,还需我教吗?」包惜弱没好气的说着。



「我……我自从进入王府以来,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呢,而且……而且您身为王妃,有些不太方便」卫士有些为难道。



「王妃不是你逃脱责任的理由」包惜弱一脸认真的说,顺便引导着这位初哥侍卫「比如说,你看我盖着被子,你就应该想到,这被子里是不是窝藏了东西?」「唔……王妃说的有些道理,不过,那该怎么做呢」卫士还是有些不解。



「无可救药!」包惜弱有些头晕的扶住额头,似乎有些焦头烂额「按照侍卫的行为方式,你不应该一把掀开被子,以便检查么?」「嗯,是这样呢」说着,卫士按照包惜弱所说,拉住被子边缘,一把掀到了一边。



被子飞出后,卫士不禁看的一愣,包惜弱姣美的身躯几乎完整的暴露在面前,虽然由于怀孕的缘故,腹部隆起,不过也令人感到一种禁忌的快感。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检查啊」包惜弱看着愣在一旁的卫士,出声提醒道。



「嗯」卫士说着,却还是呆呆的看着包惜弱,一副无从下手的样子。



为了方便卫士检查,包惜弱已经四肢大开平躺在床上,身上仅着肚兜亵裤,闭上眼睛半晌亦未感觉到卫士的动作。包惜弱无奈的睁开眼睛,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看,我胸口这两团东西,你那里是不是没有呢?」包惜弱引导着,接着义正言辞道「虽然这里不应该为我丈夫之外的男人碰触,但是作为一次搜查,任何可疑物品都应该被仔细搜查,它也不例外,所以,请仔细搜查这里吧」卫士略有紧张的屏住呼吸,双手颤抖着向这一对美乳伸去。包惜弱看着有些不耐,抓住卫士双手按在了自己胸口,示范着带动他揉捏几下,然后任由卫士动作。



卫士虽然没有经验,但好在脑子还不傻,作为一个男人,本能的顺从感觉揉捏着,挤压着包惜弱双峰。



包惜弱在王府内养尊处优,所食所补应有尽有,虽然还未产子,已经产生了些奶水,在卫士挤压之下,慢慢开始流出。



「嗯……就是这样,你看,这一对可疑物居然会流出水来,岂不是更有可疑之处?」包惜弱被揉捏着双峰,快感不断冲击着头脑,却依然不忘指点着这个侍卫「我是王妃,经常要和王爷住在一起,如果这液体有毒,岂不是能够威胁到王爷?作为王爷的卫士,你不应该为他验一验有无毒性么?」卫士没有说话,只是一口咬了上去,隔着青绿色的肚兜含住了包惜弱左边的乳头,狠狠撕咬几下,吮吸了一些透过肚兜渗出的乳汁。卫士含弄几下,似是觉得肚兜颇为碍事,只一把扯下,继续为王爷验毒。



「嗯,做的不错呢」包惜弱感觉到卫士认真的动作,不由赞赏道「你自己来看一看,还有哪里觉得不对么?」



「呃,我……我觉得王妃的嘴出了问题,不应该说出这些话呢」卫士惊愕片刻,随即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包惜弱有些犯难,不由抬头望向卫士,忽而又想起了些什么「对了,作为男卫士,阳具才是探测不明事物的最佳物品啊,你用那个试试吧」



「那,那我就试试了」卫士嘴上结结巴巴的说着,但手上动作一点也不慢,说话间已经解开了衣甲,将健美的身材展现在包惜弱面前。



卫士一只手捏开包惜弱的小嘴,另一只手扶住自己的肉棒,捅了进去。



包惜弱还未来及说话,一根长棍已经长驱而入,呛的她直欲落泪,好在心中一直努力克制着,才没在侍卫面前丢脸。



卫士体验着和正常交合完全不一样的快感,完全不理会包惜弱的感受,只是双手抓住她的脑袋狠狠抽插着,肉棒在她口腔中横冲直撞。



包惜弱在卫士的抽插下非常不适,只能努力的挤压,抵抗着肉棒的进攻,却没有产生什么效果,只能带给他更多的快感。



卫士继续抽插了一会,只觉快要射出,心中有些不舍的浪费,于是对包惜弱说着「王妃,为了表示对您口腔检查的补偿,正好我这里有些补品,您一定要全部吃下去,不能浪费呢」



包惜弱被卫士捅的头晕脑胀,没听明白卫士的意思,只是嘴里呜呜的不知说些什么。



卫士只当她默认了,奋力猛肏,又抽插数下后精液喷涌而出,直贯入包惜弱口中。



包惜弱未有准备,面对涌入的精液一时不慎被呛到,却又吐不出来,只能强行吞下,痛苦之色溢于言表。



直到看着包惜弱将精液全部吞下,卫士才心满意足的抽出肉棒,在包惜弱脸上磨蹭两下,弄干净残留的液体。



卫士看着双眼无神呆坐在那里的包惜弱,一时倒也不急着逼迫她,只是进行着一些其他部位的搜查。比如现在,卫士抓住包惜弱的一双小脚,夹住自己的肉棒不断挤压,磨蹭着,自己下身也缓缓抽动,进行着特殊的足部检查。



包惜弱被卫士一顿口爆后,脑中嗡嗡作响,一团乱麻,直如打翻了五味瓶似得,各种味道夹杂其间,一时不欲思考什么,只是任由卫士动作。卫士弄完包惜弱的小脚,又将她两条大腿并起,在股沟内抽动起来。



卫士的肉棒不断在包惜弱小穴口摩擦,抽动着,稍远些看来就像在抽插蜜穴一般。



包惜弱仰躺在床上,任由卫士将自己大腿抬起,抽插着大腿根部与阴户间形成的紧窄通道,卫士双手也不老实,绕过双腿按在哺乳期的巨乳上,时不时的让它们喷出一股乳汁。感觉到渐渐强烈的快感,包惜弱也渐渐回过神来,只觉得下面被摩擦处瘙痒无比,很是难受,美目流转,含情脉脉的看着卫士。



卫士继续滑动几下,看到了包惜弱的表情,用手牵引着肉棒,龟头向两瓣阴唇间挤去。包惜弱感觉到阴户间挤进来的肉棒,心中大是快慰,不由微微挺起下身以便插入。谁知卫士只如恶作剧一般,在小穴口浅尝辄止,一划而过,并没有继续插入,只是在股沟里滑动。



「啊~」包惜弱怨忿的娇吟着,不断扭动着身体,想要让卫士进入,但是卫士只是挑逗,却不见实际行为。



「卫士……」包惜弱有气无力的说着,面上一片红潮,但还是坚定的引导着「你看,我这肚子这般大,是不是很可疑呢?」「诶,确实有些呢」卫士似笑非笑的看着包惜弱,只是双手游走到她的大肚子上,不断抚弄着,胯下动作却不停。



「嗯,就是这样,你不应该检查检查吗?」包惜弱得到了肯定,心中信念大盛,继续追问「是应该检查检查,可是要怎么来好呢,总不能破开它吧」卫士似乎有些犯难,双手发力将包惜弱下身托起,仔细端详着她的肚子,舌头却在包惜弱阴蒂上轻舐一下,勾的她身形直颤。



「嗯,就是这里,这个地方可以直通肚子里面哦」包惜弱忍住刺激,拨开自己两瓣阴唇,向卫士展示着自己的小穴「你只要将你的阳具插入,就可以检查咯」「可是……」卫士双手托住包惜弱肚子,大肉棒对准了她的蜜穴,正要插入,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我要将阳具插入,那岂不是要做那等事情」「呸,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包惜弱愤怒的骂到「这只是搜查而已,动作相似行为不同」



说着,包惜弱按捺不住,双手牵引着卫士肉棒往体内插入。包惜弱心中欲念大盛,终于得到了抚慰。



卫士也不在多说,只是将包惜弱拉到自己身上,以女上位狠狠的干着,双手依旧扶住她的大肚子,似乎真的在检查一样。



包惜弱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不起眼的小卫士,肉棒竟能与那刺客和吴澈一般大小,但是在大肉棒的抽插中,这念头瞬间被快感淹没。



连续抽插数百下后,卫士怒吼一声,猛地向上一顶,滚滚浓精注入到包惜弱子宫内,似乎让她小腹又涨了一分。



「王妃,检查……检查到此结束了」卫士小心翼翼的说着,就要抽出肉棒。



「岂有此理,竟如此不负责任」包惜弱怒骂着,身形一转背对着卫士跨坐在他身上,二人依然下身结合在一起。「搜查可疑之物,一遍岂能足够?继续搜查」说着,包惜弱开始缓慢而坚定的上下浮动身体,卫士看着包惜弱的动作,嘴角轻笑一下,继续狠狠挺动起来。



不知抽插了多长时间,包惜弱已经无力继续坐着,只能顺势躺在卫士身上,背靠着他结实的胸膛,承受着他的攻势。卫士又干了一会,双手紧握住包惜弱一对巨乳,以这个姿势再次将精液注入包惜弱体内。



卫士缓缓抽出肉棒,看着躺在床上只能无力喘息着的包惜弱,轻轻说道「王妃,我已经搜查完毕,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慢来」包惜弱听到卫士要走,心中一惊脱口而出,忽而想到没什么借口再留他了,不由苦恼不已。忽而脑筋一转,又想到一个主意「我这可疑之物还远未检查完毕,自觉身上可疑之物甚多,你不应该把我带回去仔细检查么?」「嗯,王妃说的也有道理呢」卫士淫笑一声,双手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包惜弱抱起,向门外走去。只是门忽然被人推开,却是完颜洪烈带人赶到了。



「你……你们!」完颜洪烈看见屋中景象,赤身裸体的卫士抱着同样赤身裸体的包惜弱,正向自己走来,不由心下大怒,却看到了卫士的眼睛。嗯,很是纯洁的一双眼眸呢,这样的人应该不是坏人,不如听听他怎么说。想着,完颜洪烈平静了下来。



「王爷,经过我刚才仔细的搜查,王妃身上疑点甚多,正要带她回去仔细搜查」卫士一本正经的说说,低头又在包惜弱乳头上吮吸一口。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么王妃就托付给你了,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呢」完颜洪烈恍然大悟,心中暗叫还好没有冤枉好人。



「嗯,这是自然」卫士吐出了口中的乳头,轻轻说着「时间不早了,在下先行告退」「嗯嗯,你去吧」完颜洪烈挥了挥手,卫士也不耽搁,抱着怀中佳人向自己住处走去……。



「好满足啊」包惜弱在睡梦中醒来,感觉到插在自己下体内的肉棒,虽然并没有抽动,依然能够填补她体内的空虚。只是按照卫士的说法,她后天就要生产了,生产之后就不能继续留在这里搜查了。包惜弱郁郁的想着,不由下身换换扭动,挤压着体内略有疲软的肉棒。还在梦中的卫士也被包惜弱的动作惊醒,起身开始了动作……



等到包惜弱生下孩子后,便回到了府内,生活似乎恢复了正常。只可怜小杨康,胎儿过程中受精无数,想来将来肯定精虫上脑,一代淫魔就此诞生。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